设置

关灯

绯色的天,马车一路向南。络绎不绝的人马,井然有序的紧追其上。

周围的环境过于寂静,传进人耳边的唯有马蹄发出的“踏踏”声。莫名紧张的情形,让众人难免有些噤若寒蝉。

一个面黄肌瘦的少年正坐在马车里,少年披散着发,一身破旧的衣衫,整个人依靠在车厢拐角边。低垂着头,看不太清容貌。只是远远望去,那单薄的身影让人看到难免觉得有些惊奇。

奇特的情形令人不由得心想,这般坐在马车上被浩浩荡荡护送的人,怎会是如此的状态。

马车一路颠簸,少年低垂着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过。但是如果你去顺着少年低垂下去的目光仔细瞧去时,你会发现那少年脚踝处隐隐约约的像是套进去了一个什么东西。

“铛铛”是金属撞击的声音,细看去,会发现那少年的脚上竟然套着一根铁链。那冰冷的金属碰撞发出的声音,掺杂在那少年单薄的身影上,显得格外的刺眼。

那番场景任谁看到,心里都是不由得一颤的震撼。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只觉得喉咙处有些苦楚。彷佛被铁链拴着着不是那少年,是自己般,让人如此的揪心的同时又难免的寒心。

是吃尽了苦头

同样应景的还有那北上的风,秋末的风,还带有些刺骨的冷。风吹打在马车的窗帘上,发出一阵阵“呼呼”的声响。来冷风卷开来的帘布,透过隐隐约约的几处缝隙,肆意的扑打到那少年的身上。

刺骨的寒冷,少年抬头的那一瞬间。让人看的真切,那少年面上的表情,没有绝望,竟是莞尔一笑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希望大家喜欢

喜欢囚季棠请大家收藏:(m.53zw.net)囚季棠53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。